艺术市场不够规范造就书画家的无奈

搜狐

最近,我微信里的艺术家们纷纷在朋友圈里转发了这样一篇文章——《与索画者说》,用转载和“赞”默默地表达着多少年来“难以启齿”的那句话——亲们,以后不要再腆个大脸免费跟俺们要字画了。

“索画,白要也。索画者,古已有之,及今渐盛,人已不以为怪,反以不予画者为怪。世之咄咄怪事哉。索画者往往若无其事,大言不惭,每言必‘此画送吾乎’,‘此画吾喜爱尤甚’,‘君尚欠吾精品一幅’,‘吾之新居留墙待君之画耳’……之下语言如自家之物,自家仆般之意满志得,探囊取物,不可推却。作画者之不满与愤怨却无从表达,发泄。”

不愧是文化人,连愤懑都表达得这么文艺。我无处查询这篇文章的作者,但是他一呼百应,在网络流传,被艺术家们纷纷转载。

免费索画的人大多数是对艺术家的工作不了解的。也难怪,艺术一直是“上层建筑”,艺术家的生活也颇为神秘。今天在这里我给大家做个普及吧。

艺术家是这个城市里发现美,创造美的人,但是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却没有那么梦幻和美好。他们的画室里随处是洗不掉的颜料和油墨,衣服、手上全是“埋汰”的,为了完成一件作品一站站一天,饭都顾不上吃,生怕断了灵感;为了创作中的瓶颈痛苦得一宿一宿睡不着觉,拼命抽烟,眼睛里爬满红血丝;写生时顶着炎炎烈日,或者在零下三十度的雪地里一站就是半天,画完了人也病倒了。

做版画的,手上经常是被刻刀划出的伤,做铜版画时腐蚀性的化学药剂对人体非常有害,大把大把掉头发;画工笔的,点灯熬油勾跟头发丝儿一样细的线条,几乎没有一个颈椎好的;油画材料中,包括各种品牌的颜料、调色油、松节油、上光油、调和剂等,都含有锌钡、铅等危害健康的化学元素和物质。长期接触会使人患上疾病。如果夏天去通风不好的油画画室或库房,会呛得人直淌眼泪。

说他们在用生命创作,这一点儿也不为过。

你看见那张字画在展厅里光鲜亮丽地传递美好,却看不见创作者背后为它消耗了多少心血。

有人说,书法和国画多简单啊,书画家寥寥数笔,一挥而就,为什么值那么多钱?亲们,你拿起毛笔试试,看看能不能写出一个楷书的“一”字,别说写成什么样了,手不抖就不错了。

我见过80多岁还每天坚持练字一上午的名家,你能想象到他小时候为了练“悬腕”挨了多少打吗?还有那些画写意国画的名家,你能想象他们为了画出一根“兰草”,用废了多厚一沓宣纸吗?在你们看电视、喝酒聚会、睡大觉的时候,他们都在冷板凳上默默练习,几十年如一日,终于才能崭露头角,抑或者,永远沉默下去。

那几笔背后是时间,是健康,是心血,是精力,是汗水,是用生命凝结成的精华。

了解了这些,你还好意思张大嘴管人家要字画吗?

去年,在一次展览上,遇见一位“能人”大哥,指着一幅画特得意地对我们的艺术品鉴师美女说,“看见没?这画家是我兄弟,我想要什么他就给我画什么,要几张画几张,在你们这儿还能卖这么多钱!”我们一言不发只微笑,心里默默地替他那个画家兄弟感到悲哀,交友不慎呐。

免费要画并不是一件只关乎人情的事儿,它导致的后果是搞乱了市场秩序。白来的东西也不珍惜,随手送人或者廉价卖给别人,久而久之市场上同一个人的作品价格出入非常大,没有秩序和标准,画家需要很长的时间下更多的工夫把局面“扳”回来。而应酬的作品质量普遍不会太高,这样的作品流入市场或者在公开场合展览,对画家的声誉和认可度会产生影响。如果你开口要的艺术家是靠卖字画为生的,那就更可怕了,这就相当于人家开了一家饭店你去吃“霸王餐”一样,去的人多了,生存也无法保障了,面包都没有了,何谈“艺术梦想”呢?

我曾经跟一位南方的艺术品公司的工作人员交流过,他们如何收获更多艺术家的信任和支持,他跟我讲,即便是他们老总,喜欢一张作品,也会拿钱给他,让他按照内部结算价格去画家那里购买,绝对不会用自己的身份去“暗示”艺术家白给作品。这样一来,大家在交流起来非常平等,买卖是买卖,人情是人情,我不欠你的,你也不用多心,反而获得了艺术家的更多尊重,甚至是仰视,合作起来更加顺畅。

究到底,这种现象还是我国的艺术市场不够规范,艺术经纪人制度还不够健全造成的,尤其是辽宁地区,市场更是混乱,偌大个辽宁省,有几个画家敢挺直腰板在求画人面前说:“去找我的经纪人谈吧。”

我觉得这种画面非常美好,也希望这一天尽早到来。


2018年09月29日

陈传席否定《兰亭序》出现关公战秦琼的误导是仅读了七年书吗?
陈传席否定张大千刘海粟吴冠中林风眠林散之薛宣林否定《兰亭序》误导青少年书画界

上一篇

下一篇

艺术市场不够规范造就书画家的无奈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