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益谦:收藏不能图便宜,艺术品要买贵的!    

2018-01-05 20:30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刘益谦是一个财富版的《上海滩》故事

1980年,上海初二少年刘益谦,辍学闯社会,做皮包、开出租、炒国库券。

1990年,100股豫园股票改变了他的命运,他在凶险莫测、遍地荒蛮的股市找到了乐园,“法人股大王”的身份让他跻身中国顶级富豪。

宋徽宗的《写生珍禽图》

2009年以来,刘益谦以过亿的天价拍下宋徽宗的《写生珍禽本》、王羲之《平安帖》、吴彬《十八应真图卷》之后,这个艺术品市场最大的“大鳄”浮出水面。

没多少知识,但懂很多常识

作为最有名气的收藏家,刘益谦的经历和地位在收藏界有些特殊。首先,大凡沾得上收藏二字的人,都应该算是拿得出钱来的大文化人;其次,再不济沾上收藏的,也都应该是收藏领域里的行家里手,至少有能辨别起码真伪的眼力。刘益谦一开始就两个都不占,他凭着股票市场收获来的“土豪金”,一进收藏界就财大气粗,专挑价高的买。

在拍卖场上,他识别“托儿”的方法也很“民间”,“一个作品如果不断地举牌,说明它可能就是真的。”辨别什么人是“托儿”,也不难,“你举一下他举一下,可能是托儿;你举他不举了,那就不是托儿。”

刘益谦没有多少知识,但是懂得很多常识,他说:“人犯错常常是因为常识不够”。这些常识,来自于他早年在社会底层创业的经历,“最难做的生意是小生意,”刘益谦从出租车司机干起,练就了一双善于观察的“火眼金睛”。

在香港苏富比秋拍会上,他以8578万港元拍下一把乾隆御制的“水波云龙”宝座,打破了中国家具的世界拍卖纪录。早几年还花8000多万元买过乾隆玉玺。投资艺术品的十几年来,刘益谦的艺术品投资比股票增值多多了,不过他说自己不打算卖。

做收藏首先要战胜的是自我

他说:“我的本领是,10个人中,我知道9个人是怎么想的。”就是凭着在拍卖现场的察言观色,在1994年嘉德成立之后的第一次拍卖上,刘益谦就狂妄地买下了他仅知的两位艺术家的作品,从此进出有余地走上收藏这条冒险的路。

凭着不差钱和胆大,从1993年开始全方位涉足艺术品投资市场的刘益谦已经是成就满满。刘益谦认为,自己懵懵懂懂走上这条路,就是看中了艺术品投资的回报,说穿了,就是投机赚钱。买卖多了,刘益谦逐渐有了对艺术作品的喜爱,心灵经过艺术一次次的洗礼,变得安静了。但他在每一次拍卖会上出手,都是当时拍卖界令人惊喜的新闻。刘益谦说,我现在收藏,依然是收,但是在藏的方式上改变了。那种欣赏的愉悦感常常占据心头,而不仅仅因为有钱而占有。

为了“宝贝”们有一个舒服的归宿,刘益谦在上海建了两个美术馆、七个藏品库,对于那些买下来的藏品,包括他最珍爱的宋徽宗的《写生珍禽图》,刘益谦怀着无比尊重的态度,他说,“我不经常看它们。我不懂,看它感觉对它不尊重。如果它有灵气,我看它它还会生气,你都不懂还来看我?”

但从收藏角度来说,刘益谦并不光是财大气粗,如此精准大手笔的收藏,还得益于他从小养成的自信的性格和“混”社会积累起来的对未来市场的判断。这一点,刘益谦颇为骄傲和自信:“我也收藏20年了,我对艺术品市场有自己的判断,知道什么东西是值得我珍藏的。”

对于收藏圈对他暴发户的议论,刘益谦有自己的看法,他说:“没有知识的人,不一定没有文化。做收藏首先要战胜的是自我。像买艺术品,首先会碰到的问题是,书都没读几天,敢去买艺术品?你自己会很恐惧。第二个,在买的过程中,会面临一个更恐惧的东西—你不懂真伪。很多有钱人都想做收藏,但为什么很多人都不敢进来?他还是战胜不了自己。”刘益谦一语道中收藏的命脉—收藏要的不仅仅是钱,还要有性格,有底气,如果不够自信的话想都不要想。

2009年11月11日,北京瀚海15周年庆典拍卖会宫廷专场上,“清乾隆青花海水红彩龙纹如意耳葫芦瓶”亮相。起拍价1200万元人民币。拍卖场上,举牌迭起,价格迅速翻番、再翻番。刘益谦不为所动。等叫价高达5700万元时,刘益谦第一次举牌,叫价5900万元。此时只剩下一电话竞投与刘益谦争锋。

刘益谦喜欢有人争的场面。“越贵的东西越有人争,越有人争的东西越是好东西。”这是他投资艺术品的简单判断。这似乎跟他在股票市场上的理念相去甚远。

最终,经过你来我往十余个回合加价,电话竞投屈服,刘益谦以8344万元(含佣金)拿下该瓶,创国内瓷器成交拍卖纪录。

“你们读书吧,我赚钱去了”

刘益谦身上那股子“初生牛犊不怕虎”的冲劲儿,源于他从小撒野般的成长。刘益谦1963年生于上海一个最穷的小巷子家庭,从小性格顽劣,父母亲难以管教,干脆撒手不管,任凭这棵小草被风吹雨打,肆意蔓延式的生长,给刘益谦的自信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他这样形容那个小小少年:“一般不上课,一上课就像要争什么一样。”初二那年他下决心好好读书,结果校长却让他给同年级的800多个学生讲述从坏孩子学好的经验。这一幕对小小年纪的刘益谦来说,已经构成了足够的伤害,他最终还是放弃了读书,因为他觉得“像那样学好了也没有用”。到现在,他依然不后悔小小少年时期自己的选择,他连带批评了学校教育说:“中国的教育太失败了。知识给你的都是确定性的东西,但人要学会的是怎样面对不确定性。”作为一名身家达到170多亿的收藏家,刘益谦坦言自己没有读过好多书。

初中上了两年,刘益谦就开始辍学。他从初二就开始帮舅舅做皮具生意,每天赚100多元不在话下,当时他对同学说了句“你们读书吧,我赚钱去了。”随后开始闯荡江湖。在他的同龄人都在忙着考大学,希冀用知识来改变自己命运的时候,刘益谦开始了“混”社会的生涯,他做皮包、开出租、炒国库券,干着和一切学习无关的事情。现在回想那个时候,刘益谦总结说:“赶上的是一个拜金的年代,我辍学就是为了挣钱,没有别的想法。”

2.3亿买一只碗

2014年4月,刘益谦在苏富比香港拍卖会上以3630万美元(约合2.3亿人民币)买下了这件瓷器:玫茵堂鸡缸杯(明),使之成为史上价值最高的瓷器,并成为2014年最值钱的几件拍卖品之一。之后,这位收藏家使用这只杯子饮茶的自拍照再次引发了争议。

“法人股大王”名震上海滩

当大多数人把他这些“混混”营生看成完全是不务正业时,刘益谦已经一脑门子钻到“钱眼儿”里了。他大胆清晰地看准了股票,1990年,100股豫园股票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,他的神经一下子在大多数人还没有胆量上手的股票上绷紧了。“那个时候,我仿佛看到了冒险者的乐园,对于股票的买卖有了一种痴迷。”混社会赚下的那点钱,刘益谦都把它变成了原始股票,很快“法人股大王”的绰号让他成为当时上海滩股票市场的大名人,买与卖的进程,就像狂奔千里的泄洪,就在这让他晕头转向的股市浪潮里,刘益谦跻身于中国富豪队列。

有钱了,1993年,刘益谦又稀里糊涂一脚踏入艺术品投资领域,“我觉得那儿有钱赚。”刘益谦从那枚小小的邮币开始,凭着超好的市场感觉,凭着依靠自己,相信自己,竟然从邮币邮票一下蹦跶到更大的深不见底的收藏市场。

做收藏最讲究机缘,刘益谦与收藏的机缘在于,最初这个连一张画也看不懂的人竟然有勇气进来,“这是我感觉自己最牛的地方。”

刘益谦向来没有高调评价过自己,尽管他自己拥有两个私人美术馆、七个收藏库,光2009年就动用了12亿元购买艺术品。今年7月,刘益谦以2.8亿的天价拍下鸡缸杯,再一次在收藏界引起轰动,而他却悠然地用鸡缸杯喝起茶来。经过刘益谦十几年的“海买”,可以说在中国,除了故宫博物院、上海市博物馆和辽宁省博物馆,就是他家收的东西多。

成功的人首先“内心要很健康”

收藏给他带来了无限的成就感,从当初藏品界对他没有文化暴发户的贬抑,到今天认可他的人越来越多,百亿身家的刘益谦依旧保持着对自己一个清醒的认识。他的身上还保存着底层人民那种特有的、丰富的同情心。他每年都会向一些信得过的慈善组织捐款,却不愿意在媒体上讲述行善的经历,“捐款不需要作秀。”

无论怎么有钱,刘益谦始终认为成功的人首先“内心要很健康”,从小本生意起飞那天起,刘益谦就以能把握自己的心态为自豪。到今天,他成了最有钱的收藏家,他希望来生可以做一个“两袖清风”的学者,“不要误人子弟”。包括教育自己的孩子,“我一直教育他们善良、朴实,不能有富二代的习气”。

刘益谦浦东、浦西两个美术馆去年已经对外开放。“我跟太太只是想把东西集中起来展示,也没有花很大力气。美术馆的房子是我买的,现在不涨迟早还会涨。”

对于金钱,知天命的刘益谦已经“比二三十岁时淡泊了很多”。刘益谦总是把自己归于零的状态,匆匆五十岁有余,刘益谦静下来却经常感觉自己内心深处还是“一事无成”。

9369万买一只瓶子

这件私人所收藏40余年的官窑瓷器是刘益谦在苏富比香港春拍上以1470万美(约合9369万人民币)元买下的。这件带有裂纹的瓷器是为南宋皇家制作的。

“股票要买便宜,艺术品要买贵”

“2010年我想开美术馆之前,我也卖掉过一些作品。里边有一件作品是黄宾虹的,买来的时候是两千多万元,搁了一年多,我拿到嘉德卖掉的时候是4800万元,那是一年市场最高峰的时候。后来嘉德又出来一张黄宾虹立轴的,我没有买到,最后不加佣金成交了5450万元,加佣金要六千万多一点。这说明什么问题?说明三年时间,艺术精品的价格甚至比顶峰时期的价格还高,当然黄宾虹只是个案,但是我们通过黄宾虹可以看价格里面有一个现象。”

其实我们出于爱好艺术也好,投资艺术也好,投机艺术也好,对市场我们就要进行一种判断,2011年是艺术品市场整个都涨价。现在我感觉,中国经济从30年快速发展,到现在慢慢进入一个产能过剩和产能结构调整的过程,在这样的经济环境下,艺术品也会产生一种结构性的调整。这结构性调整的过程,就像现在股市一样,股市两千点,但是各个股票是创了新高的,有些个股比六千点还要贵,当然大多数是往下走的。这反映出什么?一个是市场资金链比较紧,另一方面也体现出买艺术品的藏家更理性了。

2011年的时候,比如说保利里面,同类的好东西,精品可能有30件,但是购买这个作品的假定是30个人,30个人选择30件作品;现在同样还是有30个人来买东西,但是它的精品可能只有10件了,这10件作品30个人争和30件作品30个人争,价格肯定会朝着一种不同的方向分流。从嘉德拍卖已经感觉出这种趋势来了,普通的东西价格比2011年下降了一部分,但好的东西,甚至我感觉今后才能认识到好的东西都在上扬。

艺术品和股票不一样,股票涨高了可以发股票,因为我本身也是上市公司的老板,谁来炒我的股票,你们炒高了,我发点股票给你们就可以了。但艺术品不一样,艺术品买了以后,它是一种稀缺商品,它会越来越少的。

在未来投资市场,刘益谦依然坚持股票要买便宜,艺术品要买贵。

“我一说这话,就有人说我是土豪,这么多年来,以前说我是暴发户,现在说我是土豪,我虽然没有上过什么学,其实很多人都把我看简单了。七八年前,我为了改变自己的形象,常常出去讲课,我去清华讲课,为什么去啊?我去找一种成就感,我就是这么个小瘪三,初中没毕业,现在能跑到你们清华来讲课,我就这个目的去的。其实讲完了以后,都是问你股票,感觉一点不像高等学府,后来我就再也没去过。但现在我感觉人们的观念变了,对人的偏见少了,我不认同土豪是一个贬义词,现在叫我土豪我感觉有亲切感,而且我自己说我就是个土豪,这个土豪没文化。”

刘益谦、王薇夫妇

四个孩子的父亲

刘益谦和夫人王薇一共有四个孩子,成绩最好的是二女儿。“我感觉她是从自身出发觉得要读书,我不反对她。”不过,其他三个孩子如果看书看到九点钟,刘益谦就会骂。“为什么?我说这个东西学的是没用的,前学后惘。现在的教育把学生当成了一个仓库。”

刘益谦的二女儿毕业于上海交大,“能从读书角度给我争面子的就是她,我也是商量的口气说,我说二妹你老爸家里要出一个研究生肯定只能靠你,我说你能不能辛苦一下再去读两年。”刘益谦说,女儿听到这句话,就选择了两所大学,一所是哥大,一所是纽约大学,“她说这两个大学都在纽约第五大街上,可以边读书边购物。”二女儿最终去了纽约大学,专业是艺术品和奢侈品管理,今年研究生毕业了。

刘益谦的大女儿大学毕业后,去了一家银行下面的营业部,已经结婚,让人出乎意料的是,女儿嫁给了一个来自于江苏农村的男孩。刘益谦曾经问过女儿,为什么选择这个男孩,女儿的回答很简单,“我愿意嫁给他。”在刘益谦看来,只要男孩真心爱女儿,他不会阻止,这和金钱无关。


2018年10月19日

美国亿万富翁艺术品收藏家说中国博物馆正买进全世界的艺术品
艺术品行业规范论证会在北京举行

上一篇

下一篇

刘益谦:收藏不能图便宜,艺术品要买贵的!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