权觞 丨 戕害了中国书画的暗黑势力

作者:解智伟

艺术界当然存在邪恶,比如体制内的人群结盟,控制美院、画院、美协、美术馆等机构,并控制美术史和教科书,将一些二三流艺术家说成是一流艺术家;90年代后,当代艺术圈也出现了"邪恶",比如操纵艺术市场、艺术资本、拍卖会、民营美术馆、双年展、画廊、艺博会,甚至编造当代艺术史等。
——朱其
权力会奴化一切。——塔西佗
伯克曾经说过:“权力越大,滥用起来就越危险。”滥权就是一只黑手,可以指鹿为马,也可以一手遮天。
艺术在精神上应该是无冕之王,可以藐视世上一切威权,当代艺术家恰恰相反,对权威言听计从,沦为权力所豢养的家奴和婢女。
几十年前,中国书画是政治的附属物,几十年后,艺术又成资本的衍生品。几十年前,中国书画是政治的工具,传达的是政治态度,几十年后,艺术家生产的是商品,很少有真正的艺术创造。
1我们的艺术既没有高原,更没有高峰
我们的艺术既没有高原,更没有高峰。中国书画整体沦陷,形成了当今衰落的低落,上一辈老艺术家为政治涂涂抹抹,现在好的艺术家都去画商品画了。
政治一旦成为审美的重要核心,附庸政治也就成了书画家无可逃避的选择,很多艺术家不是为了简单地找一份工作,让生活不那么拮据,而更多的是出于对权力的恐惧。

猫爪下的夜莺也可能会唱出好歌,听命于权力,也可能创作出优秀作品,古典主义画家雅克·路易·大卫就是拿破仑一世的御用画师。在为拿破仑服务时(1800-1801年)就创作出《跨越阿尔卑斯山圣伯纳隘道的拿破仑》。

政治有时是其它审美元素的集中表现,雅克·路易·大卫在政治的大格局下,也创作出彪炳千古的布面油画《马拉之死》。
欧仁·德拉克罗瓦为纪念1830年法国七月革命也创作出《自由引导人民》。当政治的取向合乎了历史的走向,当政治的需求楔合了人的内在需求,艺术并不排斥政治。

当政治为阴谋家所控制,艺术家就成了异端政治的杀手和帮凶,自戕了艺术,也伤害了别人。
2权力一直误导着审美
韦帕
权力可以被看成存在于人或个人的身上,第二种形式不存在于个人的身上,它存在于此人所占据的职务或地位中。
艺术的根本属性是审美性,政治的根本属性是支配性。
在一个官本位的国度,权力一直误导着审美,权力主导了艺术的话语权和社会资源的支配权。
权力让官员在艺术领域颐指气使,以权力者的个人好恶来影响艺术,其最终结果就会削弱艺术家的表现力与创造力,使艺术作品平庸乏味。

著名画家韩美林透露,在福娃的艺术设计中,指手画脚的“婆婆”过多,直接影响着吉祥物艺术形象的诞生。
文化部原部长、国家艺术基金理事会理事长蔡武认为,权力过度干预艺术,艺术作品就会平庸乏味。
韦帕说:“权力可以被看成存在于人或个人的身上,第二种形式不存在于个人的身上,它存在于此人所占据的职务或地位中。”
有权即有艺术价值,支撑艺术价值的是权力,权位越高,艺术造诣便越高。书协前主席一退位,权力没有了,书价下跌,艺术价值便大大缩水。
书协后主席一上位,书价上扬,垃圾成了稀缺的黄金,有人说,所谓的艺术,不过是权力的附属品,靠的还是权力输入养分,说白了就是一出权力导演的官商互惠的好戏。
有人提议,把对艺术评判的权力交还给时间。
3权力是硬通货,那艺术还谈什么纯粹
莎士比亚
虽然权力是一头固执的熊,可是金子可以拉着它的鼻子走。
过快的商业化催熟了中国书画市场,导致了书画艺术的整体滑坡。艺术批评家朱其说,有的人一开始就把权力和金钱看得高于艺术,有些人一开始是理想主义的,后来放弃了理想,这类人又分为两种:一种可能是认为自己在艺术上已无成为大师或者超越的可能了,索性就享乐主义;另一种是生活养尊处优并且钱来得容易,也就形成一路下滑的惰性。
詹·拉·洛威尔
处于权力顶峰的人不再向上看,而是向四周看。
商人在权力的缝隙冲看到“商机”,通过高价购买官员的艺术品,中国文联副主席冯骥才说,一旦文艺作品被用来当做腐败的工具,文艺领域将不再出现顶尖的艺术家。
权力对艺术家来说,就是一剂砒霜,毒害了艺术本身。原本很优秀的艺术家,一旦登上权力的高位,又怕被他人取代,这些人就把全部的精力都花在地位上的严防死守,并阻止潜在的超越者。
混迹官场,今天称兄道弟,明日反目成仇,相互内斗,互相使绊子,哪有精力放在艺术上。
权位同时也浪费了艺术家的生命,到处剪彩,作报告,搞内斗,哪有时间潜心创作,虚假的吹捧膨胀了艺术家的虚荣,表面化、浅层性成了这些官员的艺术软肋。
当代书画的创作背景是消费社会,现实是官阶的大小,意味着艺术成就的高低,意味着作品收益的多少,说白了,官位就是价位。权力若是艺术界的硬通货,那艺术还谈什么纯粹?
更为邪恶的是权艺合谋,利益联盟,官方的主题性创作,动辄上千万几个亿投入,附庸在权力上的艺术家和官僚,共同“做局”,你一块我一口,肆意瓜分,占尽好处。中国书画艺术差不多已被资本和权力瓦解。

冯骥才说,一旦有权力介入,文艺作品就能被当做工具输送利益,“应该让权力与艺术彻底分开”。

2018年11月05日

郭庆祥:不收藏主席院长作品、没有特色作品、流水线作品、千篇一律作品!
为什么富人都玩艺术品

上一篇

下一篇

权觞 丨 戕害了中国书画的暗黑势力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